「迷路」是找不到路嗎?不,是找不到「自己」

一位認識了二十多年的朋友,
在臉書寫下不太像自己風格的文字,
他提到要明心見性,要深入生命,
我出於好奇與關心,私訊問他……

「我很好,只是想多愛自己一些」

四十出頭的他,在外商工作偶爾出派國外,
他與太太花很多時間在培養孩子的語言能力,
一直以來他想帶家人移民另一個國家,
為此他做了很多研究、功課,但一直沒有實現。

「我發現,我一直在逆流而上

有天下班後,太太問他「你有想過嗎?」
將來孩子長大之後,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為什麼你一直看著別人臉色過日子?」
朋友才驚覺,自己幾乎不曾關心自己的內在。

「突然放我一天假,我其實不知道該做什麼」

不想吃精緻料理,不想去戶外踩景點,
週一到週五就是埋頭工作,與每日三小時的通勤,
週六是孩子的時間,週日則全家一起進修語文。

「我想知道,生命的意義,想跟宇宙連結」

我非常驚訝,朋友是學化學的,
這句話從他口裡說出,我非常的…不一致。

—————————————————————

他最近看了一本書《XXXX才學會愛》,

通話中,他與我分享書中看到的觀念,
講到了「流、覺察、評價、臣服」,

我理解他,我知道他一直很努力在生活,
一直是很有目標與策略方法的人。


此時此刻,我同理他想更與自己同在的情緒,
他開始向內探索了,我告訴他這兩年來,
我也在相同的頻率上追求,想知道生活的意義。

「有機會,你可以讀卡巴金博士的書」
「你可以找”正念冥想”的關鍵字,試著理解」


此外我也推薦他讀《臣服實驗》,
還有自己很喜歡的日本作者鈴木俊隆的書,
講述許多「禪心」在生活中的修煉方法。

在通話中,他講了一件令我訝異的事,
「國中時,有回理化考試,我考了57分」
朋友有兩位大了六七歲的姊姊,他是老三,
「回家之後,我姐超級生氣,對我大罵」

朋友語氣急促,他說他不懂為什麼姊姊要這麼生氣,
「她憑什麼對我生氣、要憤怒,爸爸媽媽都沒生氣…」


這件事情他記了二十多年,即便自己現在已經變成大叔,
他還是深深的受到這件看似小事的影響,

「所以我太太問我,為什麼這麼會看人臉色」
「因為我排行老三,從小就在兩個姊姊的壓力下…」
「我根本不可能找她們吵架,她們已經是大人了…」

如果我在朋友旁邊,我會拍拍他,也許抱抱他,
我很高興,他開始理解內在的自己,去探索與提問,
去同理自己,去尋求內在的資源,去陪伴自己。

——————————————————–

疫情中,家人的相處更緊密了,
也包括跟自己的相處時間變多了,

怎麼處理與自己的關係,怎麼讓自己變好,
才能把這份能力用在對家人、對別人的身上。

《正念療癒力》這本書很厚,我承認自己一直看不完,
最近兩個月,找了卡巴金博士其他的書來看,
意外發現,卡巴金博士…其實也有很「普通人」的煩惱。

在《正念父母心,享受每天的幸福》,
這本卡巴金博士與太太麥菈.卡巴金一起寫的書中,
他提到了非常多的「日常生活困擾」,
最多的就是與孩子的相處,養育教育孩子的難處。

「原來卡巴金博士,也不是100分啊…」

我突然跟這位推廣正念的導師有了更深的同理,
原來孩子就是來討債…ㄟ…是來讓我們修煉的,
在生活的過程中,有這麼多「正念時刻」,
提醒我們時刻看顧腳下,專注在自己身上。

我跟朋友同年,我用「中年危機」,
替自己與他下了一個註腳,我們的確來到中年了,
然而這卻是生命提醒我們的時刻,告訴我們覺察自我。

「我覺得很好,療癒自我內心真的很重要」

—————————————————————-

繼續翻讀《正念父母心…》
裡頭跳出了一段名為「迷路」的篇章,

我們覺得迷路時,也許在黑暗、或絕望、或困惑的時期:

「我怎麼到這裡來了?」

「我在哪裡?」

「我現在到底在什麼地方?」

只要我們開始注意,就不再迷路,我們只是在我們所在的地方,

我們所在的地方始終是最好開始之處。也許,我們一直在迷路,

我們多多少少不是完全清醒的,最要的是,

我們多願意真的停留在所在的地方,

無論是黑暗還是光明,完全安住此地。

只有這樣,我們才會知道,該前進時,腳要踏在哪裡。

與所有讀到此處的人共享。

作者:腸編
點石學院社群主編輯,喜歡撰寫動人好文
我們是點石教育學院,致力於「風控教育」,將點石教育理念與風控精神,持續推廣給市場投資者。
加入我們的學習社群:打造你的交易系統 https://lihi1.com/wQLIp/wp/

也許你也會想看看 >>

Scroll to Top